非洲华人网 | 非洲华人论坛 | 非洲投资 | 非洲旅游

 找回密码
 注册为非洲华人网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290|回复: 4

我在非洲与黑社会过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0 05:18:07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2014年了,今天在福步上的朋友问我 福歩上的那篇文章【我在非洲与黑社会过招】是不是真实的经历。。。如果不是这位朋友提起,还真忘记了多年前的那段经历。所以在非洲华人网上搜索我 当年写的那篇文章,但是已经找不了,索性再次粘贴在这里一起回味在非洲的那段蹉跎岁月。。。。。

QQ图片20140910061131.jpg

发表于 2014-9-10 05:29: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先去公司把事情安排好,我就去加纳使馆签证。签证官问我去加纳干什么,我说看市场,他问呆几天,我说两天。他说:“Give me something to have lunch!” 我掏出准备好的2000西非法郎递给他,他摇了摇头,把正准备贴到我护照上的加纳签证收了起来,我说:“Why?” 他说:“I‘m  so  hungry!” 。“真是无耻,哪个国家会有这样的签证官?”我心里骂到。于是又加了2000郎给他。“Fine,fine!” 他无耻的笑道。就这样我拿到了加纳的签证。
     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就出发去加纳了。听说加纳首都治安不是很好,所以在手提包里放了把手枪。车子的过境手续稍微复杂些,我们在边境又等了1个多小时。晚上七点多才到的加纳首都Accra. 我先让司机带我去了市中心的Novotel酒店先订好房间,吃点东西。Flix打电话给私人快递公司的老板,说有个朋友要过来看他托运的箱子。那快递公司老板说今天已经太晚了,明天吧。我让Flix坚持要今天看。于是他又连续CALL了老板几次,才同意晚上去看的。我和司机还有Flix驱车前往快递公司,由于天黑,分不清道路,左拐右拐30多分钟后才到一个小区的一栋别墅门口。我让司机在外面等我,我看了一下别墅,环境很不错,晚上的灯光照的很漂亮。我们在接待室等了一会儿,快递公司的老板Sum才出来,礼貌性的寒暄了一下,互相交换了名片。我就直奔主题了。他让人抬出一个大箱子,箱子正上面有一串阿拉伯文。Flix告诉我这就是那个箱子。我说打开看看呀。他把我拉到一边悄悄的说:“现在不能打开,因为Sum他们在这里,他们还不知道箱子里是美金呢?”我说你让他们先回避一下嘛。他走过去和Sum咕噜几句,Sum告诉我他不能离开这里,起码他公司要留一个人在这里看着箱子的,因为在箱子没有被交到客户手里之前,他们必须保证箱子里的东西没有被拿走。我问他:“你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吗?” Sum笑笑说:“这个我确实还不知道,因为我们是私人快递公司,很多客户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托运的物品。这也是我们快递公司最吸引客人的地方,我们与政府高层和黑道都有很好的关系,这里政府的高官转移钱财也经常用我们公司来做的。” Flix把我拉到旁边低声告诉我:“Sum肯定知道里面是美金的,他们有仪器可以检测。”我说:“那你直接告诉他里面是美金吧,反正他肯定知道,你还是主动点吧,如果他要想瓜分点,你就分给他一点吧。” Flix叹了口气:“那好吧,今天太晚了,我们先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再过来怎么样?”。我一看时间确实很晚了,而且这个区的位置还不是很明确,明天白天也可以好好看清这个地方了。于是他告诉Sum说忘了带钥匙,明天早上再过来开箱。回到酒店已经23点多了,仔细回想了刚才的经过,觉得还是有些不塌实。“反正到现在也没损失什么钱财,管他呢。明天开箱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了。“蒙头就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们又去那个快递公司了,这次我让司机记清楚路线。到了那个小区,才发现是个富人区,周围到处都是小别墅,几个白人老太太在溜狗。我还是让司机呆在门外,告诉他如果我30分钟没有出来,就自己离开去报警。司机是个憨厚老实的人,一听我这么说着急起来了,可是也不敢言语什么。
       我们进到院子,这才发现院子四周装了不少摄像头。Sum已经在院子里迎接我们了,他走上来很热情的拥抱了我们。我们进到内屋,那个箱子还在那里。Sum把其他人都支走了,只剩下我们三个人。Flix对Sum说其实他应该早知道里面是什么的,Sum哈哈笑起来说:“说实在的,我们怎么会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呢?只是有时候我们装糊涂而已。”“那好吧,我们敞开说吧,你帮我把这些美金安全运到多哥洛美,我给你10%。”Flix告诉他。“15%,最少15%!”Sum叫了起来。15%就是75万美金啊,没想到Flix爽快的答应了。
Sum说明天晚上就可以把箱子运到洛美。
     Flix从兜里掏出钥匙,先打开了3把锁,只剩下一个箱子本身的密码锁了,他试了几次也没打开。大约15分钟后听到“喀嚓”一声响,密码锁开了。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盖。美金,一捆捆的美金排在箱子里,美金上面压着一些棉花,屋子里每个人都屏住呼吸。Flix拿出一捆美金递给我说:“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我接过美金,抽出一张,检查了半天,确实看不出什么毛病。我再从中间抽了一张,最下面抽了一张。无论是手感还是水印确实不象假的。Sum也过来抽了几张检查了半天,说:“恩,确实是美金,没有错的。”我说这样吧,我先拿几张去银行检查一下,看看真伪。Sum也连忙附和说好。他又从那捆里抽了几张递给我,突然他叫了起来“美金上怎么会有这个戳呢?”我仔细一看手上的美金,每张人头那里都有一个紫色的小戳,怎么回事呢? “哦,这是银行专门的戳,是为了防止洗黑钱的,这个戳可以用专业的药水洗掉的,应该箱子里都会有一些药水的。”Flix说道。 他摸索着从箱子底布摸出一瓶小酒瓶大小的药水,瓶口用蜡封好的。他说就是这个药水可以清洗这些戳的,他把瓶子打开,可是里面的水已经干掉了,成了糨糊状,他勉强摇了一点出来涂在一张美圆上,那个戳还居然真的消失了。我知道这是一种化学反应。Sum倒觉得神奇不已。“现在怎么办?这些药水居然干掉了,我们没有办法擦洗这些钱了。不擦掉这些戳,我们是无法用这些钱的,等于是一箱废纸了。”Flix显得十分的沮丧。“这里有地址!可以卖到的!”Sum叫了起来,他拿着瓶子在仔细看那上面的标签。标签上用英文写着这个药水在世界只有四个国家有销售,分别是;“美国,德国,韩国,加纳”而且每个国家名称下都留了联系方式。“这样吧,打电话给加纳的这个地址试试。”Sum掏出手机就拨号了。Sum告诉我们电话里那人说有这个药水出售的,价格是6万美金。
“Li, 现在怎么办,我们一定要想办法买这个药水啊!你是否可以先帮我们把药水买了,等钱洗出来了,再还你。”Flix 着急起来。
“你不是身上带有很多美金吗?上次你还要存在我那里的?”我反驳到。
“那也是没有洗掉戳的。”他边说边从随身的包里抽出一张递给我。确实是有戳的。他说上次去多哥换钱就是因为戳的原因,那个多哥人才没有和他换钱的。我说这样吧,我先拿几张美金去银行检测一下,如果是真的,我可以先出这个钱的。而且最好是每捆都要抽出一张给我检测。
“每捆都要抽一张?不好吧,这样都会弄乱的,这里有500捆呢!到时候数起来就太麻烦了。你看看这每捆都是一样的,只抽几张就可以了。”Flix说道。
“是啊,我看也没有必要,钱都在这里,只要查一下刚才随便抽的那几张就可以了。”Sum边对我说边离开了房间。一会儿他拿着3个杯子和一瓶水进来了。他说:“朋友们,我们今天应该先庆祝一下。由于我是穆斯林,不能喝酒,所以我们就以水代替来干一杯了!而且希望我们三个人都能保守这个秘密。”边说就边倒上了水。Sum招呼我们举起杯,说:“今天我们三人在一起发誓,如果谁把这个秘密说出去了,谁就烂嘴巴。来,干杯!”他们俩一饮而尽。出国之前,爸妈曾经几次嘱咐过我,在外面不要随便喝陌生人的水,吃陌生人的东西。所以我找了个借口,放下杯子说:“对不起,我肚子不舒服,不能喝凉水的。我们中国人都是喝热水的。”我担心的是万一他们的水真有问题呢?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大家握了握手也就罢了。
     我拿着那几张美金,告诉他们我要回多哥去检测这些美金。如果是真的话,我会立刻带着6万美金来见他们的。Flix说他和我一起回多哥吧,我们可以一起去检测的。就这样我们离开了Sum的地方,司机显然在门口等得很着急了,看见我出来了,高兴的上来一个劲的喊:“Patron,patron.” 看来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回到多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ECOBANK银行已经下班了,我和FLIX约好明天早上银行见。晚上在家里我拿出那几张美金仔细看了一下,再拿我自己的美金比较了一下,除了号码以外,确实是没有什么区别。想想那一整箱子美金,多大的诱惑啊。再仔细的回顾了一下今天的事情,要我出6万美金?想想Sum那人,看起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如果他们是想骗我6万美金,至于去动用一箱美金吗?很多地方,我实在想不通。万一如果他们是真的骗我6万美金呢?想想自己刚创业起步不多久,如果这些钱被骗了,我就又要从头开始了。我思考了一晚上,决定好了第二天的对策。
     第二天一早,我让司机去银行门口把Flix接到我在市场的商店,我在后面的办公室等他。Flix进来后,我把办公室门关好,他还没坐稳,“啪”的一下,我一拳把他从椅子上打到地上。他好象还没回个神来,呆呆的看着我。半天才冒出一句:”为什么?“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大声吼到。又拾起地上的椅子朝他身上打了过去。他似乎被我吓傻了,连抵挡一下也不会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的态度转变这么快,昨天还一起嘻嘻哈哈的。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我只是想先吓唬吓唬他,如果他是骗子,一打一吓,肯定就招了的。如果不是骗子,你再打他也没用,最后给他赔礼道歉就得了。这可关系到6万美金的事情啊,大意不得。
“我没有惹你!你没有权利打我。”他似乎清醒了些,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为什么骗我?”我大声呵斥。
“我骗你什么了?”他大叫,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还真希望他不是骗子,想着那些美金,这比国内中500万大奖还过瘾呢?我心软了一下。因为看见他毫不示软的样子,还满脸正直呢。我有些后悔了。
“好了,再吓吓他。如果没承认就算了,那说明这事是真的。”我暗想着。
我掏出我的手枪,当着他的面把子弹上膛,对着他,大声吼道:“你不承认是吗?那我就解决掉你先!”我拿枪用力的顶住他的额头。没想到他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号啕大哭起来。我实在吃惊,没想到拿枪顶着他的反应居然这么大。“对不起,LI,是我错了,我是个骗子,但我不是有心骗你的,是他们逼我这么做的,要不然他们要把我丢到大海里去。”他边哭边擦鼻涕,瘫软在地上,自言自语着。我叹了口气:“唉,100万美金化作泡影了。”
然来,Flix以前是在英国伦敦上学的,由于在那边没有找到工作,就回加纳了。可是加纳工作也不好找,后来遇见Sum了,就被Sum逼着合伙去骗人了。他说Sum是加纳当地的黑社会,具体做什么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到处骗钱。他已经参与了两次了。而且两次骗的都是在加纳做生意的中国人,并且都得手了。我问他那些箱子里的钱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也不清楚,都是Sum安排的。这帮非洲骗子,专门打我们中国商人的主意。“不行,我必须把你交到警察局去,免得你日后又祸害我们中国人。”我怒斥到。我把店里两个小黑叫了进来,把他给架了起来拖到我车上。到了警察局,这家伙一反那副可怜相,理直气壮的对警察说他自己确实是个骗子,但是是被逼的。他反而说我私藏枪支,准备杀他。警察一听连忙问我是不是私藏了枪支,我坚决说没有。因为我的枪是没有持枪证的,属于违法的。万一查出来,罪名可不小。我的那把枪还是一朋友送的,因为我经常开车往返于多哥和布基那法索之间,1000多公里的路程很不安全,有把枪防身也就安心多了。我借故上了个厕所,在厕所里我给商店里的一个同事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后面的办公室抽屉里把我的枪拿走,不要呆在商店里,也不可以回家,等我的电话才能回去。因为我担心警察会去商店搜查。刚打完这个电话,我的手机就没电了。好险啊!从厕所出来,看见Flix在旁边的铁笼里被脱的精光,几个很壮的警察对他在轮番拳打脚踢,铁笼里鬼哭狼嚎的,实在惨不忍睹。不知道这是不是黑人的逼供方式。小警察让我把手机和车钥匙交了。说要搜查我的车上是否有枪。我说你们去搜吧。他们搜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于是他们又开着我的车去了我在市场的商店,因为Flix告诉他们我是在商店后面的办公室用枪打他的。当然在商店他们也没有搜出什么来,幸亏我先打了个电话给同事,要不然这次可惨了,说不定还要弄上个牢狱之灾呢。
      就这样我们一起又回到警察局,小警察告诉我Flix被拉回牢房了。在警察局我做了口供笔录,讲了事情的经过,把Sum的电话和地址也告诉警察了。他们说会和加纳警察联系的,趁早要把他们一起抓获的。
      出了警察局,我给同事打了个电话说没事了,可以把枪拿回家了。他说他在2月2酒店喝了一下午咖啡呢。晚上回到家,我仔细想了一下这几天的经历,不得有些后怕。想想看在Sum那里如果他们把我扣下,或是杀掉,估计都没人知道。还有那杯水,万一下迷药呢,如果没有通知同事把我的枪收起来呢,这些后果都会不堪设想。万一出了事情,父母该会多伤心啊,我真是太自私了,而且太贪心了,以后千万不可以抱有这样的想法了。创业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和努力,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的!我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要浮躁,专心做好公司,靠我自己的头脑与双手来创造自己的事业。但是一想到Sum还会去骗人,我的心就安静不下来。我故作冷静的给Sum打了个电话。Sum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似乎还在做着那6万美金的梦。我告诉Sum银行检测的美金是真的,电话里他高兴的叫了起来,喊着我们要发财了。还说要和我一起去中国购物。“妈的,表演系毕业的吧!”我心里骂到。 我告诉他我现在要凑6万美金,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我说最晚周五送钱过去。他说没问题,他等我。
      第二天,我又去了警察局,问他们是否和加纳警察联系了,他们说已经联系了。可能那边已经行动了,我们只要等消息就可以了。他们告诉我还是准备把Flix转交到加纳警方,毕竟他是加纳人,怎么处理就看加纳警察了。
      三天后,这边警察局给我打电话告诉我,Sum他们已经被加纳警方抓获了。他们是一个团伙诈骗,为首的Sum是加纳人,其他的都是尼日利亚人。都是被通缉多年的惯犯。加纳警方非常感谢我帮助他们将这些骗子一网打尽。

---(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0 05:26: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非洲与黑社会过招

            来非洲快四年了,经历了不少艰辛与坎坷。令人欣慰的是公司从小到大,员工从最初我一人发展到现在服装厂的一百多人,成为当地最为著名的华人企业之一。最近在非洲华人网上看到有些在非洲的华人朋友讲述一些自己在非洲的经历,我也整理一下思绪,回忆一下这四年的风风雨雨,把一些难忘的经历与朋友们分享一下。
那是来非洲半年多的时候,一个星期天下午我与朋友一起去海边游泳。在海边认识了一个叫Flix的黑人,从他说的英语看来,明显是受过高等教育。他说他以前在伊拉克工作,是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还把他的工作证给我看了。他告诉我由于美国轰炸伊拉克,他不得不回到加纳了,但是老婆和孩子还留在巴格达。我问他为什么来多哥洛美,他说找朋友办事情。
一个礼拜以后的一个下午,他西装革履的来到我们在市场的一个商店找我。他问我可不可以帮他存点东西,我问什么东西,他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皮包,里面装满了一捆一捆的美金,大约在30万美金。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存在银行,他说这次从加纳来多哥就是准备把美金换成西非法郎的,可是那个他已经联系好换西非法郎的多哥人却又不给他换了,所以他还要再找其他人。但是他今天必须回加纳处理一些事情,钱他不能再带回去了,因为在边境很危险。我说这个钱你不能放在我这里,我可不敢保证你的钱是真的,而且我也不保证你的钱会出问题。他说只要放在我这里三天等他回来,他付给我5000美金的保管费用。我坚决没有答应,因为我担心的是这钱的来源。而且出手那么大方的黑人还真少见。他看见我态度非常坚决,自己坐了会儿,拎着皮包就走了。
三天后,他又回来了。他说刚从加纳过来。他把我拉到商店后面的办公室很神秘的问我是否可以再帮他一个忙,我说不会是又要我帮你保管美金吧。他说是的。我当然又一次拒绝了。“500万美金”,他说,“需要放在你这里一个月左右”。“500万美金!”我吃惊了一下,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有500万美金?我表示怀疑。他站起来关上办公室的门,很严肃的低声对我说:“Li,请相信我,我需要把我的事情告诉你了。”他说他原来在伊拉克一家银行工作6年了,这次美国打伊拉克,他的弟弟被炸死了,他也差点被炮弹炸死,当时他还在银行值班,突然间周围就是爆炸声,他被炸弹震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他发现银行已经一片狼籍,地上还有不少尸体。他看见不远处有个银行的箱子,知道那是准备运到中央银行的美金箱子,由于太沉,他就在附近找了个地方把箱子埋起来了。第二天他趁民众到处抢劫的时候,趁乱把箱子取出来,又通过与约旦交接的边境把箱子运到约旦,再从约旦展转把箱子运到加纳。现在箱子在加纳一家私人快递公司,他准备把箱子运到洛美来。“因为洛美安定一些,加纳太复杂,而且不能让别人发现你有那么多钱,否则他们会杀了你的。所以我必须离开加纳,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他很认真的说。“等我在这里买了房子和车子,我再把我妻子和孩子一起接过来”他从口袋掏出一张照片,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全家福。“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那里还是天天在打,美国人真是太可恶了!上帝啊,保佑他们母子都平安,阿门。”他双手划十,嘴里默念着什么。
“Li,请你一定要帮帮我,我在多哥不认识什么人,那次在海边遇见你,觉得你比较可靠,而且我比较喜欢中国人,你们中国人都比较诚实,而且工作勤奋。这么多钱交给黑人兄弟,我还真不放心。我知道你的公司有大的保险柜,可以先放在那里的。而且事成后,我给你100万美金,但是需要麻烦你帮我找个生意做做。”他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100万美金的酬劳,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天底下居然有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可以相信的!”我告戒我自己一定要冷静点。
“Li,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相信,但是确实已经发生了。你看新闻了吗这几天,萨达母的弟弟的房子也被邻居们抢了,至少被哄抢了2000万美金的现钞。我这点又算什么呢?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加纳先亲眼看一下我的那箱子和里面的钞票。”Flix一脸认真的说到。
“如果是骗我的还会带我去验证钞票?再说他又要骗我什么呢?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给我提出任何要求?如果是骗子肯定是为了骗财,可是他又没有向我要钱,还是他要给我钱呢?”我满腹狐疑。想着100万美金的诱惑,我不觉有点动心了。我想:“反正到现在我又没损失什么,不如先把这个事情当真的,跟他去看看再说,说不定是真的呢?那我就要少奋斗几年了。”
“这样吧,我们现在就出发去看一下你的箱子,到加纳也就3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立刻就走。”我对他有点命令的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急于想知道事情的真伪,所以激动了些。“太好了,我们立刻就走。“他看起来还真的很高兴。由于没有加纳签证,所以我准备到边境去签了。到了边境,我让我的司机去做车子的过境手续,我去办理签证。那天负责签证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他问我去加纳干什么,我说去看市场,她说怎么这么晚去看市场,到了那边已经天黑了,我说我可以在加纳住一晚的。她说这不行,我不能给你签证。我以为是她找借口要小费,我掏出1万西非法郎(大约18美金)给她,他连忙摆手“NO,NO,NO!” 这么正直的黑人还真没见过,对我打击不小。以前只要给黑人小费,什么事情都难不倒我们,而且屡试不爽。现在看来不是所有黑人都只看钱的,对工作认真负责的黑人也有呢!
所以这次没有去成加纳了。我告诉FLIX明天上午我先去加纳驻多哥使馆签证,下午再去加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7 06:27:12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不是长城汽车的袁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9 15:49:48 |显示全部楼层
^_^,在哪里都不容易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非洲华人网站版权所有 www.chineseinafrica.com
免责声明:非洲华人网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其内容不代表非洲华人网的观点和立场,
版主及非洲华人网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论坛,版主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保留删除有损本论坛健康的帖子的权力。
chinaafri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