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华人网 | 非洲华人论坛 | 非洲投资 | 非洲旅游

 找回密码
 注册为非洲华人网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81|回复: 1

遗忘非洲【长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5 22:08:5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2002年11月5日,几个年轻人忐忑不安的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当机舱门打开扑面而来的是带着海味的咸湿空气,他们面面相觑了下,但是谁也没说话。从飞机悬梯下来还要走100多米才到入境大厅,这100多米的路程,他们拎着手提包,四处张望着,有限度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国度。这是西非一个靠近大西洋的小国家,在地图上甚至只能通过地图下面的数字标注才能知道这个国家的名称---------多哥。
       入境大厅里人头攒动, 他们几个黄皮肤在黑人堆里特别扎眼,而且他们中间还有个打扮入时的非常漂亮的中国女孩子。不少黑人对他们投去了友善的,恭敬的目光。那时侯去非洲的中国人还不是很多,一般过去的要么是中国援建非洲项目的人,要么就是给他们送去价廉物美的生意人。所以他们受到了礼遇,没有排队而是直接去了前面的窗口,在四本护照上盖了入境章就到了取行李的大厅。总之,他们这次入境非常顺利。他们取完行李,来接他们的公司的小钱和黑人司机也到了,大家互相寒暄了几句就上了车回公司驻地。
       一路上小钱给他们介绍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生活习惯。其实他们来之前也做过功课了,也大概了解了下这个国家,他们最关心的还是疾病的情况。当小钱说来这里的中国人99%得过疟疾,他们开始有点紧张了。婷婷说她带的有防疟疾的药,不用担心。婷婷,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位打扮入时的非常漂亮的女孩。从机场见面,小钱就已经盯上了婷婷,这么漂亮的女孩,他好多年没见过了。所以当婷婷对着他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狂跳不已,他的目光也不敢正视她,似乎怕被婷婷看穿了他的心思。请大家不要怪小钱,小伙子到非洲已经5年了,还没回过国,上一次见中国女人还是九个月前去经商处拿照会的时候碰见的那个女人,只是一面之缘,连招呼都没打。5年啊,对一个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是有点残酷。但是小钱也错了, 因为婷婷有男朋友了,就是那位坐在婷婷边上,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大家叫他皮蛋,他和婷婷是西安外院的同班同学。从相貌上皮蛋是配不上婷婷的。坐在车上的另外两位也是这次小钱他们公司一起招聘过来的,和皮蛋他们一样也是法语专业毕业生。一脸稚气但略显疲惫的小叶是河北大学法语系毕业的。带着墨镜酷酷地,耳朵上挂着耳机的是小北,南京大学法语系毕业的。
         20分钟后,车子停在一栋白色的两层别墅前,黑人司机按了半天喇叭,门才从里面被拉开。一个黑人姑娘头上带着个浴帽,身上围着块颜色鲜艳的蜡染布正在慌张的拉开着大铁门。司机把车停进车库里,大家一起把行李从车上搬下来。黑人姑娘和司机拿着皮箱准备往头顶上放,皮蛋帮那黑人姑娘头顶上放第二个箱子的时候,黑人姑娘可能是往上举箱子的时候用劲过大,围在身上的布被挣开了,一对黑胸器活生生的跳了出来,差点拍到皮蛋脸上,皮蛋哪见过这样的场面,立刻震精了,石化了。小钱对黑人姑娘叽里呱啦了几句,黑人姑娘很淡定的把箱子又放在地上,才转身整理她胸前的那块布去了。据小钱说他刚才给黑女人说的是法语,但是四位法语专业生谁也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

         这栋两层别墅,是在靠近海边的一个小区里,进门就是一个大院子,和一个有两个车位的车库。车库边上是两间小平房。楼上6个房间,楼下3个房间。客厅和厨房都在楼下。楼上有两个房间分别是公司项目经理和会计的,小钱把他们四个安排在楼上剩余的四个房间里。皮蛋说只要三个房间的,他和婷婷只要一个房间就可以了。小钱惊讶的看着皮蛋,婷婷已经把她的皮箱从隔壁房间拖到皮蛋那间了。我们可怜的小钱呀,顿时才明白皮蛋和婷婷的关系,他心里真不是滋味,心想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和这个有点象曾志伟的人是情侣呢,实在太不般配了!再说公司领导也没有和他说过他们这次招聘的学生里有情侣呀。他带着几分失落下楼了。他们则在楼上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半个小时后,小钱又上楼喊他们下来用餐。女佣已经把稀饭做好了,还有馒头,几碟咸菜。小钱告诉大家中午饭就简单吃点,因为已经下午快4点了。晚上公司领导安排在外面中餐馆里为他们接风洗尘。吃完饭,小钱就和司机回公司去了,他们四个人回房间休息了,确实有点困了。小北躺在床上看着手腕上的那块SWATCH表,原来国内已经快12点了,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呢。小叶躺在床上看着数码相机里的在法国机场拍的照片。皮蛋呼噜声都起来了,婷婷则在一旁慢慢的整理着她带来的那些衣服。

       晚上快7点的时候,小钱回到家里把大家接上直奔中餐馆,这次是他自己开的车,他说黑人司机下班回家了。晚上的洛美大街上昏暗幽黄的路灯,熙熙攘攘的车流,让大家觉得如同置身于在中国某偏僻的小县城里。10多分钟后,他们到了中餐馆,门前挂着几个大红灯笼。牌子上用中文写着 “美食城”。公司领导和其他几个中国员工已经在中餐馆里等候了。他们受到了隆重而热烈的欢迎,大家心里感到暖意融融。公司领导就是他们在多哥的分公司经理,姓王,40多岁。其他员工还有会计老李,生产小张以及一位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小金。席间,大家热烈的闲扯着,气氛很好,喝了点酒,大家情绪更加高涨,大家扯着酒,就连婷婷也喝了一瓶FLAG,其余的人每人至少都干了5瓶,虽然是啤酒,但是这里的啤酒度数比国内高很多,一瓶这里的啤酒相当国内两瓶。所以那天大家都是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席间餐厅胡老板也进来赠送了几瓶酒,并且给接风的四位每人敬了杯酒。大家一直闹到晚上快12点才东倒西歪的散去。由于第二天是礼拜六,不用上班,所以大家都睡的很心安。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小叶才醒过来。赶紧洗漱了下就下楼到客厅了,客厅里就小钱和昨天见到的那个黑女人,小钱斜靠在躺椅上,电视里正在放中央四台的节目。黑女人则在打扫卫生。小钱说其他的人还都没起床呢。小钱是一个比较健谈的人,看着电视,他都能从无趣的电视节目里找出很多说话的主题。小钱告诉小叶,他是1997年到非洲去的,先是在贝宁一家私人企业里干了2年,后来合同结束,他又到多哥了,开始到多哥是给一家做提花布的浙江老板打工,做了2年,在合同期快结束的时候,偶然的一个机会在赌场里遇见了现在公司的王经理,由于是老乡,都是甘肃人,所以越聊越投机,后来和浙江老板的合同一结束就到现在这个公司了。他告诉小叶,非洲的机会很多,很好赚钱,但是前提是必须要有一定的资本,他说他在非洲这5年看见很多老板都发大财了。特别是做布生意的那些上海,浙江老板每年都是上千万的赚。他是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但是没有资本,他想自己干也干不了。因为一个提花布的货柜至少也要13万美金的成本。他每个月拿死工资也就500美金,而且大部分被他挥霍到赌场里了。小钱还告诉小叶尽量不要和这里的黑人握手,特别是黑女人,这里的黑女人都很贱,只要你给钱,和谁都可以上床。他们爱滋病率很高的,10个有9个有爱滋病,说这话的时候小钱的表情和手势是极为夸张的,当然小钱这是夸大了这里的爱滋病率。毕竟小叶来之前了解过多哥这个国家,知道当地爱滋病率是大约在4%这样。小钱指了指正在打扫卫生的黑女人,说她叫YAWA,19岁,是公司请的女佣,主要负责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当小钱说YAWA这个词的时候,女佣似乎听懂了在说她的什么,弯着腰腼腆的朝小叶笑了笑。小叶用法语告诉YAWA,小钱是在向自己介绍她。YAWA听到小叶用流利的法语和她说话,甚是惊讶,立起身,向小许投去了尊敬和赞许的眼光。小钱告诉女佣先不要打扫了,先去做晚饭吧。

      晚饭是在晚上大约6点开始的。小叶上楼逐一敲门喊大家下来吃饭。晚餐还算丰富,有6个菜,一个汤。大家估计是都饿了,所有的菜和汤一扫而光。吃完饭,女佣自觉的就过来收拾碗筷,大家则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这里的中文节目只有中央四台可以看,其他的就是法国台。客厅面积本来很大,但由于放了个类似乒乓球台子似的大餐桌,再加上一帮人坨在里面,就显得空间有点拥挤了。王经理接了个电话,是经商处刘秘叫大家过去玩。于是一帮人又开着两台车向经商处驶去。王经理开的是宝马520,小北坐在副驾驶,小叶和皮蛋两口子坐在后面。其余的人坐着小钱开的丰田RAV4。那台宝马520是公司刚到多哥的时候在港口二手车市场买的,成色比较新,只跑了4万多公里,花了700万西非法郎,当时汇率是1美金兑675 西非法郎,所以这个车才花了差不多1万美金,可以说是相当便宜了。在国内是不可以想象的。当然 ,四位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是第一次坐宝马,所以还是相当兴奋。大约开了20多分钟,车子进入了一个新建的小区,在黑夜的笼罩下也看的出来这是一个高级小区。王经理告诉大家经商处就在这个小区里,也是今年刚建成的。车子很快就在一个中式样子的大门前停下,门口一对大石头狮子,很气派。黑人保安登记后,车子直接驶入了经商处的院子里,停在划好的空车位上。院子里是一栋栋独立的别墅,整齐的草坪,修剪的树木,柔和的灯光,一切都显的是那么的和谐,经商处的办公和住宿都在这些别墅里。王经理带着大家朝一栋别墅走去,这栋别墅就是给王经理电话的刘秘书的办公地方。刘秘书热情的把大家安排在接待室里坐下,从冰箱里拿出饮料招呼大家。他告诉王经理,一会儿参赞也要过来看望大家。刘秘书是使馆经商处的二等秘书,主要负责外援这一块的。他不属于国家外经贸部的,而是从东北省外经贸部借调过来的,不是嫡系。刘秘40多岁,和蔼可亲,早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是系里的高才生。他一一询问四位刚到的大学生的情况,当听到皮蛋和婷婷是情侣的时候,他笑着对王经理说这样安排很好,互相可以有个照顾。大家谈着的时候,一位中年女性满脸笑容的推门进来了,王经理立马起身迎上前去叫了声-高参赞好。高参赞和大家一一握手打招呼,特别询问了下小叶他们四位的情况。大家寒暄了会儿,王经理让小钱带着大家先去台球室玩会儿,他要和高参,刘秘谈点工作上的事情。
         台球室就在办公室后面的一个独立的小房子里,小房子边上是个20米长的游泳池。看到游泳池,大家就提议游泳吧。于是老李,小北,小叶麻利的脱了衣服,只穿着内裤就跳到泳池里。皮蛋犹豫了下也只穿了个三角裤衩跳进去了。小钱带着婷婷和小张,小金去玩台球。台球室不大,就放了一张球桌。小钱说他们四个人比赛打斯诺克跑的快,就和打扑克跑的快一样,谁的分高谁就赢了,其余的三个人都是输家。输了的要趴地做20个俯卧撑。婷婷听了,说那不行啊,做俯卧撑太辛苦了,输了的就穿着衣服直接跳到游泳池里吧。小张和小金一听这个建议连忙叫好,从他们那邪恶的笑容里似乎已经看到婷婷跳在水中狼狈的样子了。有时候当女人比较反常的时候,男人们通常要小心了,女人是比较理性的动物,当她不太理性的时候,要么就是她喝醉了,要么就是她给你在下套。小钱看着婷婷,说这样不太不好吧,等会儿会着凉了的。婷婷笑笑说没关系,我正想下去洗个澡呢。

        皮蛋不太会游泳,所以只在浅水区里玩闭气。小北和小叶游的都不错,20米的泳池已经游了5个来回了。当皮蛋把埋在水里的脑袋拿出来的时候,他看见小钱,小张,小金齐刷刷的扑腾的都跳到水里 ,水花溅的老高。他抹了把脸 ,“靠,你们怎么连衣服都不脱啊,是不是里面没有穿内裤啊?”,“靠,不还是你媳妇搞的。”小钱回应到。皮蛋一楞,顿时明白了。“哈哈哈,上我家婷婷的当了吧,我告诉你们她家里是开球馆的,从小就在球馆里玩大的。” 看着他们在水中狼狈的样子,婷婷在一边笑的直不起腰。小钱从水里爬出来,嚷着要拜婷婷为师。大家一直在经商处嬉闹着,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小北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可能是白天睡多了,也或许是睡觉前喝了老李冲的那杯咖啡。他从床上爬起来推开窗户,一股咸湿海风吹进来。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他的思绪飘到了远方,飘到了武汉老家。想到他走之前,父母还在生他气,因为他瞒着父母离开了武汉的一家中法合资企业而选择了这家到非洲的公司,直到临走前一天他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父母当然接受不了,他们怎么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去非洲工作,他们和其他家长一样,担心的是非洲的不安全和传染病。当看到儿子铁定决心要去的时候,他们也无力阻止了。他是从武汉坐火车去的上海,父母将他送到汉口火车站,在火车开动的一瞬间,看到母亲站在站台上转过身擦拭泪水的时候,他后悔了!他甚至有点自责自己的冲动。他又想到了自己在国内的女朋友-菲菲,小北的女朋友是他在南京大学的校友,英语专业。从大三开始就在一起谈恋爱了。菲菲也是非常反对他到非洲的,但是最终她还是阻止不了,小北临上飞机前给菲菲打了个电话,他感觉到了菲菲对他的冷淡,他的心真的很不好受。他也无法预测他们的将来会怎么样?寂静的夜里一切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包括隔壁房间婷婷那压抑的叫床声和皮蛋的喘息声都是那么的清晰。。。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8-4-12 16:43:1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非洲华人网站版权所有 www.chineseinafrica.com
免责声明:非洲华人网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其内容不代表非洲华人网的观点和立场,
版主及非洲华人网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论坛,版主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保留删除有损本论坛健康的帖子的权力。
chinaafrica
返回顶部